媒体人文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印象人文 > 媒体人文

  • 【南国都市报】杜光辉——海南文坛的拼命三郎

    时间:6/26/2017 4:12:44 PM 阅读:1110次 作者:叶海声 来源:南国都市报

  • 南国都市报记者 叶海声

      我的资本就是勤奋

      从陕西移居海南的杜光辉,在文坛里像一个渴望厮杀的将军,挥舞长戈,高呼猛进,其作品的数量、质量,就是放在全国文学创作的格局,都具有相当大的影响。杜光辉说:我有资本,这个资本就是勤奋。我几乎每天都在凌晨四点起床写作,八点准时上班。这几十年里,基本做到:不炒作,不应酬,不开会,不玩耍,只做四件事:写作、喝茶、锻炼、睡觉,全部生命都在用在读书写作上。如果哪个作家也能做到这些,他肯定超过我。因为我的文学天赋不好。

      著名文学评论家雷达对杜光辉的赞扬:杜光辉是文坛的拼命三郎,劳动模范!有媒体报道他在2010年一年就发表(出版)了100万字;2016年发表(出版)了93万字,有些读者惊呼: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数字,这些作品就是让我们抄写,都不一定能完成。

      《大车帮》出版的柳暗花明

      记者:《大车帮》这部小说描写的是民国初年到抗战结束这个历史阶段。您是50年代出生,如何将那个时代的西北风情、地容地貌、文化背景、车户生活,描写得那么逼真,惟妙惟肖?

      杜光辉:我少年时,一家人发配到农村,没地方睡觉,我就到生产队的马号里蹭睡。马号里经常有说书人讲故事,讲的全是忠勇刚烈、中庸孝悌、仁义礼智信。还有老辈人讲他们当年赶着马车,在西北五省闯荡的惨烈悲壮,他们讲到祁连山的冰雪、河西走廊的古道、秦岭的土匪、汉中的窑子,中条山的战役,我就在这样的环境中度过了少年时光。中年的我回忆起少年时在马号里的听闻经历,祖辈们的惨烈故事,在我的思想中引起剧烈骚动,我心灵深处都在颤栗。

      我在上个世纪80年代末期创作了中篇小说《车帮》,满怀信心地邮给北京一家刊物,收到编辑的回信:杜光辉同志:你用了个很陈旧的手法写了个很陈旧的故事,建议你多读点书,接受点新事物!我当时被吓蒙了,把稿子放进抽屉里,一放就是一年,不敢再投了。朋友鼓励我说文学青年投稿,必须脸皮厚不要脸,我就给《鸭绿江》的刘元举老师写了封信,还把那个编辑的退稿信抄了一遍,一同寄去。很快,收到刘元举老师的来信,让我把《车帮》寄给他。不到20天,我就收到刘元举老师的来信:杜光辉同志:你给我刊写了部近年难得的好小说,我刊决定在适当的时机,隆重推出!《车帮》以头版头条发出,还配发了评论,《新华文摘》转载了。到现在,我和刘元举都是非常铁的哥们。到了新世纪初期,我把这个素材扩写为《西部车帮》,又用了12年时间,重新创作成《大车帮》,历时21年。出版后入选2012年中国小说排行榜。

      《大高原》写作的另辟蹊径

      记者:我读过您的长篇小说《大高原》,《大高原》写了一批大学生在青藏高原农场,和当地农工相互同情,相互帮助的故事,似乎构画出那个时期的世外桃园?想听您谈谈写这部小说的初衷。

      杜光辉:当年我们部队在青海省兴海县有个农场,农场里养了十多只忠实雄壮的狗。有北京上海的大学生到农场劳动锻炼,处分过几个谈恋爱的大学生,听说还抓了几个。我当新兵的时候在农场劳动,听说了很多关于大学生、农工、狗的故事,这就是《大高原》的原型。《大高原》这部小说没有大起大落的故事,也没有落差巨大的情节,人物性格的冲突也不激烈。但是,从中读出非常强烈的意识和观念的冲突。

      比如:农场的狗和狼搏斗死亡,蒙丽莎要求农场隆重地安葬它们。苟场长被她的话逗笑了,这里的人死了,在地里挖个坑一埋就完事了。要是给狗做棺木,修坟墓,竖纪念堂,以后死了人咋办?就说:它们是狗,不是人,人死了就不一定能捞上一副棺材!于是,蒙丽莎和苟场长发生了争论。苟场长不耐烦地挥了下手:您们这些洋学生,书念得越多越糊涂,再念下去就瓜(傻)了,难怪把您们发送到这里接受再教育!

      诸如此类的意识和观念的冲突,充斥了小说的全过程。但是,他们在大爱真善的传统道德的熏染下,消除了差异和矛盾。

      这些确实是我想要表现的东西。到了近些年,我越来越觉得文学不是表现丑陋邪恶,而是展示光明美好,给我们招引未来。

      海南:安身立命和创作丰产的宝地

      谈到海南对自身文学创作的影响,杜光辉说:文学创作需要两个最基本的条件,一是对生活的感悟,二是身体。我站在海南海拔最低的地方,审视海拔高的地方,距离遥远了,时代遥远了,对我的精神产生了激烈的撞击,萌发出更多的思考。可能就是我们常谈的:距离产生美感,审美产生文学。

      写作必须有个健康的身体,我来海南之前,走不到200公尺就要休息,身体很差。那时候陕西著名作家路遥、邹志安相继去世,贾平凹常年住院,很难说不会轮到我。我在路遥去世的第二天,启程到海南。到了海南,我的身体出现了奇迹,很多老同学老同事见了我,都惊奇我的身体会这么好。如果久病缠身,怎么继续创作?高原三部曲基本都在海南完成,如果我没来海南,就无法预测会是什么结果!

      杜光辉简介

      杜光辉,著名作家,海南热带海洋学院海南省文学研究基地主任,人文社科学院教授,一级作家,曾任海南作家协会副主席。杜光辉迄今有约600余万字文学作品发表,出版了高原三部曲:《大车帮》、《可可西里狼》、《大高原》。入选2009年中国小说排行榜,长篇小说《大车帮》入选2012年中国小说排行榜。

校内: 学校首页 | 教务处 | 学生工作部(处) | 科技处 | 校团委 | 校外: 中国海洋大学人文与新闻传播学院 | 海南大学人文传播学院 | 海南师范大学文学院